美文精选网(www.skyoasis.cn),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!
当前位置: > 随笔美文 > 教育随笔 > 正文

一生所学,一生乐事 | 孙明

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:网友推荐 [我的文集]   在会员中心“我的主页”查看我的最新动态   我要投稿
来源:美文精选网 时间:2019-06-16 09:13 阅读:次    作品点评
文/孙明
 
上世纪七十年代,我出生在内蒙古乌盟察右中旗五号公社的一个山村里。
 
出村东行一里,就是几座连绵起伏的高山,山上怪石嶙峋,杂草丛生。山坡下面是耕地,在耕地和山之间有蜿蜒盘旋的山路,只能容得下两辆马车并排通行。出村向南行一里,前面是一片辽阔的大草甸子。春天一到,一望无际的绿草地上开着繁多的花朵,好像一块大地毯。
 
二十来户人家,零星地坐落在村里。村子最西面两间土房,算是学校。没有操场,没有体育器材。教室里用石块垒成,抹上泥,上面铺上木板,算是桌子。学生从自家带个板凳。一、二、三年级全在一间教室里。我们开学交一块五学费,两块钱的书钱,就能领语文、算术书。花两角钱买两张一开大的白纸,折成三十二开,用刀子剪开,订上牛皮纸皮子,就算是作业本。写完正面写背面,觉得其乐融融。
 
期中考试,外地老师带来散发着油墨味的试卷,发下来,在教室里走来走去。吓得我们不敢照抄,只能凭借平时的记忆做题,做完从头到尾检查一次。成绩下来,我每门都在九十分以上。父亲掏出一角钱奖励我,我象揣着十元钱一样,到供销社买八块水果糖,嚼着嚼着,没有品出滋味就咽下了。只盼望下次考出好成绩,再得到一角钱。三年级,我们全家搬到了比较平坦的赵家村。学校有一排平房,每个年级一间教室,还有操场。
 
1984年,全旗成立了三所重点中学。经学区校长挑选出有经验的教师集中培训。经过预选、统一升学考试,我考到重点中学——黄羊城中学。
 
在黄羊城中学,教室全是新盖的砖房,桌子、凳子全是新的。有操场,操场上有单杠、双杠、篮球场。宿舍也是砖瓦房,炕是用木板铺的。老师给每人分一尺宽的地方,两人睡一床被子,十四个学挤在炕上。我们吃的是山药蛋大烩菜,半斤面的馒头。放学铃一响,各个宿舍的值日生拎着饭桶,跑到食堂排队打饭。大师傅握着大勺子伸进锅里,吝啬地舀了一勺,倒进桶里,接着在锅的表面就像蜻蜓点水一样蘸点油花,算是汤。到了宿舍,值日生握着勺子,我们端着饭盒围在桶旁,等着分每人少得可怜的一小勺饭菜。然后有蹲在地上的,坐在炕上的。掰开馒头,用筷子一搅拌,有滋有味的吃起来。新年时,烩菜里会有猪肉、粉条。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好像大年吃饺子一样。
 
老师们有单独的食堂。早点是饼子。我看着眼馋,心想:“要是我自己能挣上钱买饼子吃,那该多美呀!”
 
饥饿和贫穷威胁着我,我决心努力学习改变命运。
 
夏天,我和太阳比赛早起。我独自捧着英语书边走边到校园东边的坡上背单词和课文。山上空气清新,鸟语花香,哗哗的溪水像在奏乐,鸟雀的喳喳声像在歌唱。我却无暇聆听,完全沉浸在学习的乐趣中。每次上课,英语老师检查时,我都背得滚瓜烂熟。老师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夸我记性好。
 
晚自习,数学老师从课外书上找出难题印成卷,让我们练习。有时熄灯了,我仍点着煤油灯啃难题。记得有一次,我独自一人悄然走出教室门,伸手不见五指,我不禁头皮发麻。走到拐角处,一扭头发觉校园东南角有一堆火在燃烧。火光忽明忽暗,忽前忽后。鲁迅先生《踢鬼的故事》浮现在我的脑海。我顿时两退酥软,双手抱头哭着冲进了宿舍。闻讯赶来的班主任翟老师点着一支烟指着烟头说:“我的烟头也有火,你怕吗?”其中有个同学说道:“那是四班值日生点着的废纸。”听后,我的心开始平静一点,但从此我再也不敢在班里挑灯夜战了。按时回宿舍,睡在床上,思索着一天学过的知识点,整理出疑点,第二天翻书回味。苦中有乐,乐在其中。初二三所重点中学三科联赛,我总分第二名,语文、英语单科第一名。开学上台领奖状的那一刻,我不禁潸然泪下。
 
初三,父亲调到察右中旗,我也转到二中了。城里的校园宽阔,每个年级四个班,校园里全是红砖房。还有实验室、阅览室,条件比农村强多了。数学老师赵还明不知怎么知道我以前的考试成绩,在班上大加表扬,我的脸红得无法形容。一下课,我的作业本就叫一些男生拿去抄了。期中考试,我考了全班第二名。临近中考,老师多次找我父亲劝说,想让我考高中继续深造。
 
为了早日参加工作,为了摆脱贫穷,我按照家长的意愿报考了师范学校。1988年8月10日,邮递员送来了我的录取通知书。全家人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。姐姐带我到街上的裁缝店做了一身西服,姐夫给了我一百块钱。同学们也来家看望我。从那羡慕的眼神中,我体会到成功的乐趣。
 
师范学校在集宁市,宿舍是三层楼。每个宿舍住八个人,一人一张床,床单、行李全部统一配备。教学楼里有阅览室、图书室。教室里有脚踏琴。除了上文化课,专业课,还开设音乐、体育、美术等课程。吃的呢,早晨是饼子、稀粥;中午是烩菜、炒菜,菜目自由选择。学校发给每人每月三十多块钱助学金。比起中学,我仿佛进了天堂。星期天,我们揣着学校发的澡票到澡堂洗澡。学校全是专业教师,语文教师的普通话准确无误,数学教师讲得有条有理,心理学教师态度和蔼可亲,具有亲和力,音乐教师教会了我们视唱、弹琴,美术教师教我们写美术字,素描、水彩、国画等。三年来,我珍惜这美好的学习时光,每天起早贪黑地学习。临近毕业,我获得了三好学生称号,优秀团员称号。当我上台领奖的时刻,我感受到了“幸福是靠劳动创造的。”
 
我的学习生活,见证了家乡的变化,也见证了祖国的奋进,是我一生中宝贵的财富。
 
作者简介:孙明,教师,46岁。